當前位置:首頁->網上支付->正文

        ”<br>     “好啊好啊

         人生中有太多舍不得,要用好的心態去面對。

          ——題記

          “它已經到癌症晚期。”

          獸醫陰沉著臉,冷冷對快樂牛牛代理說了一聲。接著遞給我一張檢查表,我顫抖著雙手,淚水忍不住的往下流淌。

          “多陪陪它。”

          或許是獸醫也很愛動物,獸醫轉過臉去,不敢直視我,等我接過檢查表後,她便離開了。

          我望了望獸醫遠去的背影,又看著真躺在我懷裏的一只哈巴狗。它叫小貝,今年兩歲,是我去年在中山路口撿到的,當時它還只是一只毛絨絨的小狗狗。小貝身子不算大,全身披著金黃色的皮毛,在陽光的照應下,好像一只表面鍍金的哈巴狗。它已經沒有半點力氣,半仰腦袋,呼吸節奏也比較緩慢了,但是它那算黃色的眼瞳卻還在盯著我看,雙眸之中滿是安慰,好像在說:“主人你不要難過,不要難過。”

          我摸了摸它的小腦袋,說:

          “乖,你沒有事情的。”

          我看見它好像哼哼幾聲,便繼續躺在我的懷裏,但是我發現,它在微微顫抖,或許是害怕死亡,或許是害怕別的緣故。

          我抱著小貝,離開了獸醫院,我想帶它最後去逛一逛它以前最喜歡來的地方。

          它喜歡來遊樂園,因爲每次遊樂園的守門阿伯有一只可愛的小花狗,它們兩就會開心的在一起玩耍,那種開心是發自內心,可是這時候,它卻只是遠遠望著那守門阿伯的小花狗,便又埋在我的懷裏,我想它是不想拖累小花狗吧。

          我繼續帶著它,來到遊樂園旁的一家冰淇淋店,抱著小貝便進入裏面,冰淇淋店不大,但是冰淇淋真心好吃,小貝也喜歡吃,但是我突然想到,獸醫說不能在讓它吃冰淇淋了,可是我受不了它那渴望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冰淇淋不放,好像在跟我說:“最後的時間裏,讓我品嘗我最愛吃的冰淇淋。”我最後還是爲它點了一小份冰淇淋。

          小貝盯著我,它與往常不一樣了,而是盯了我一會兒後,沒有開動。我說:

          “吃吧,沒事的。”

          可是我的眼淚卻出賣了我,我真心舍不得你,舍不得一直陪伴著我的小貝。小貝聽我說了之後,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埋頭開始吃著它的冰淇淋,我可以看出它此時很快樂,我所做的事情也許是錯的,但是我不後悔。

          小貝吃完後,便靜靜的埋在我的懷裏睡覺,夕陽西下,映照出點點光輝,它已經永遠的睡了過去,它好像在向我招手,謝謝我最後的款待。

          人生中有太多舍不得,但是世界上沒有可以永遠長存,我們必須以最好的態度去認識人生,就像我與小貝,再見了小貝。 

          我幾近偏執地以爲,在那個年少輕狂的年紀,一段錯誤畫上句號的時候,什麽都不曾改變。但不經意間它還是那麽刻骨銘心地被青春記住。青春的錯是一塊輕飄飄的海綿,在淚水的浸泡下變得沉甸甸的。
        桌上那張不及格的數學試卷囂張地嘲笑著我。我直直地盯著它,淚腺無限擴張,終于“啪嗒嗒”,眼淚轟然決堤。淚洇開紅叉上的失望,我模糊的雙眼中浮現出母親的臉龐。
        這並非第一次挂紅燈了。進入高中後,成績本優秀的我成了一只掉隊的大雁。我不算是一個好孩子,沒有拿到讓媽媽展開笑靥的分數。初中不堪回首的往事曆曆在目。中考的失利給了家人極大的打擊。仍記得媽媽哭腫的雙眼在我身上遊離,用失望將我包裹。我畏縮在牆角,我把我的驕傲丟了,一點也不剩。當初意氣風發的誓言和信誓旦旦的承諾被一個渺小的分數一舉擊垮。我輸得~敗塗地。淚水肆虐開去,從我的雙眼開始泛濫到周身,直至淹沒整個心靈。
        我真的很少見她流淚。一個天塌下當被蓋的樂觀女人,在聽到班主任的反映及不堪入目的成績面前徹底崩潰了。她不敢相信也不願去相信讓她引以爲傲的女兒竟會不乖,會讓老師失望。她哭了,褐色的瞳孔對著顫顫巍巍的我,臉一皺,淚便流了出來,任憑大滴大滴的液體落下,淌過她的襯衣,淌過她心髒的位置。那淚洞穿了我的心,將我帶入深深的後悔中。心事,從音符中脫落,那漸淡漸濃的,全是她眼臉深處的晶瑩。
        我的心是曠野的烏,在她的眼睛裏找到了天空。整整兩年,我忘不了她雙眼泛起漣漪時的憔悴,懷揣著她的期待,我努力著。高中生活二十四小時嚴密縫合,時間的罅隙,回憶見縫插針。那些愛我的人總是一次又一次沒有經過我的允許用一份份愛憐穿透我的雙眼,倒映在我眼底的湖面。我舍不得眨眼,怕湖面泛起的漣漪弄壞他們美麗颀長的身影。每當心灰意冷時,心裏總會及時蔓延出那些割舍不下的情節,在心裏開出小小的花,然後驕做而幸福地綻放。
        兩年沒再見她濕漉漉的目光。電話那頭是老師滿意的贊賞。她放下電話滿心歡喜地走進廚房。雖極力掩飾,可我分明看到她莞爾時的淚光……母親的捆綁,我無法釋放!
        用你給我的翅膀飛,無論斜掠還是滑行都會在她心底的湖面印下金色的波紋,在她深邃的雙眼中凸現金屬的流韻。青春的喧嘩裏不只是童話,那些揮之不去的憂傷被眼淚記下。一度低下去的思緒再度昂起,陽光正在慢慢攀上快樂牛牛代理的臉,蒸幹那些爲青春流下的淚。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