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gvwvlc"></tr><bdo id="gvwvlc"></bdo>
      <bdo id="gvwvlc"></bdo><ul id="gvwvlc"></ul><label id="gvwvlc"></label>
          • <sup id="pkeo9g"></sup><strike id="pkeo9g"></strike><thead id="pkeo9g"></thead>
              <big id="pkeo9g"></big><address id="pkeo9g"></address><ol id="pkeo9g"></ol><dir id="pkeo9g"></dir><em id="pkeo9g"></em>

              當前位置:首頁->業績->正文

              </p><p>表面上秦王勝券在握,可是心中仍秦朝二三事</p><p>忐忑不安,于是秦王做了這樣一個夢……</p><p>夢裏秦王見到了先王秦孝公,孝公說,秦國今日必遭劫難,欲化解此劫也不難,那便是寫篇作文……</p><p>秦王驚醒,頭冒大汗,于是他抓起枕邊的一塊布帛擦拭卻發現上頭有字,上書:”一千年以後”

              從一開始,他就是一個過客,想世界上任何一草一木對于時間來說只是一過客往,他只是想在新與舊的間隔間索取些什麽,然後撿起腳下任意一塊小石頭,刻下自己的名字,把它扔的很遠很遠,不管多少年後,莫名其妙的飄移,讓那快石頭沉落江底。

              她對他說,釣魚竿的這種角度等不到誰,只會老了自己。

              他笑笑,只是單純的喜歡用這種姿態面對江河,用這樣的角度審視河面上下的距離。很簡單,不過是一種消遣,再加上一點渴望,好打發時間。

                蝴蝶不飛,彩雲不遊,桃花不開,繁星不落。  
              ——題記
                蝴蝶不飛滄海,只爲輕舟蝶舞飛揚。
                以歌樂之柔婉繞人心襟;以宋詞之憂愁伴風飄零;以羽裳之輕盈蹁然落下;以洞箫之暗啞催淚滂沱。
                看破塵世俗緣,便不再渴望有一個人會闖進來,撒給自己一片靈光。扉們已關閉,淚眼蒙塵,禅坐在角落似一葉靜美的秋葉。讓一孔憶舊日雪在燒,帶著飄,心在跳;讓另一孔看窗外炊煙不升、駝鈴不響、蝴蝶不飛。
                蝶兒飛,蝶兒飛,寒空垂,孤星淚,誰在天涯悔?
                彩雲不繞萦月,只爲微風蕩起漣漪。
                看那萦月之雲,那朦胧一掩,給人多少遐想。好似那天女爲月兒織的紗衣,月兒披著她翩翩起舞。又如是月宮中隱藏的絕代佳人,用一片輕幔羞澀的掩蓋自己的嬌容,引無數癡情者在夢裏追尋。還是一生追求悲情者的靈魂,要在月中覓得自己的歸宿。風,來過了,隨之也飄逝了。爲什麽心湖還有漣漪?
                嶺上白雲朝未散,田中青麥旱將枯。自生自滅成何事,能逐東風作雨無?
                桃花不開繁盡,只爲花開花落複年。
                桃花的燦爛,是蓄勢而發。“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偶然的相遇纏綿成刻骨的思念,雖然桃花依然燦爛,卻多了一些落寞,此時的桃花已非彼時桃花。桃花總是開了又謝,短暫又憂傷,是不是每一次這樣的遇見要盡善盡美,才能夠成爲預想中的永恒?一段與桃花有關的愛情唯美而悲傷。桃花沾染著這樣刻骨的哀傷,它的豔麗才給人銘心的記憶,美麗得令人懷念。抛不開眷戀。心中常開著這樣的花,便可吸納花之靈氣,萬丈紅塵相隨,春夏秋冬往返,雲卷雲舒,花開花落,養心亦養性。
                清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醒半夢日複日,花開花落年複年。”
                繁星不落世俗,只爲星辰直上無聲。
                白色的衣輕浮在細細的沙之上,感受著那份柔軟,那份細膩~輕輕的海風。苦澀的氣味~~陰雨的天空籠罩著疲倦的海~點點沙粒記載了旅程~記載了那段“樂學網登錄平樂學網登錄平台乘東風去,一世不回頭”的段段往事~微小的沙也有力量。。白色的衣不怕黑夜!*如今的白衣,依然輕柔浮沙之上~依然眷戀溫柔的觸動~依然處處尋覓那般獨特的感受~,片刻回首~衣陷入沙之中~緊緊的依戀。。輕柔之力可動泰山之角~~何等的震撼!暖暖的笑~溫柔如初。
                星辰、直上無聲,緩蹑素雲歸晚。
                萎敗的花一簇簇,殘缺的月一輪輪。時光就在不經意間劃過指尖,一轉身,樓外的斷雁已是天涯咫尺又難寄曾經。
                月伴星,星傍月,繁星閃閃,月癡迷。花醉蝶,蝶戀花,蝶舞翩翩,花嫣然。 

              羊腸小道上,一匹瘦馬奔騰而過,塵土飛揚。

              去年的冬天延長了一點,河面剛剛解封,陽光下,泛著靈動的光,才顯的有一些生機,岸上依然,碎石嶙峋,突兀的樹幹擺出一種陰森的姿勢。一只麻雀突然飛起,枯枝如釋重負,發出輕快的呻吟。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2001